选择驾校和教练

    随着汽车进入家庭日益普遍,随着国家颁布相关规定延长持驾驶执照人的年龄至70岁,50至60岁学驾驶的人增多了。

    50岁,在许多行业中正值壮年,事业如日中天。但是学习驾驶已经属于“老龄”。读驾校的大多数在20至40岁之间,超过55岁是凤毛麟角。称50至60岁学员是驾校的“老龄学员”,一点也不过分。为了帮助这些朋友顺利通过驾校的学习,考取驾驶执照,应一些大龄网友的要求,结合我们掌握的情况开辟了《驾校里的“老龄”学员》连载栏目。栏目中的主角都是年纪比较大的驾校学员,现在都已经拿到了驾驶执照。他们当中有企业老总、大学教授,也有家庭妇女。有的人学习的时间比较长,有的人中途换了车型,也有的人和年轻人一样过关斩将速战速决。他们都有些什么“招数”呢?文章将从“选择驾校和教练”、“选择适驾车型”等等方面一一谈起,文章都是“老龄”学驾者的亲身体会,这些经验体会对有心参加学习驾驶的“老龄”人是一个参考,就是对许多青年人来说也是一个参考,毕竟许多东西都是有共性的。

    老龄学员学驾驶一定要注意驾校的选择。选择正规的、校龄较长的、口碑较好的、规模比较大的驾校是顺利完成学业的重要保证。

    时下驾校的运作方式主要有三种。一种是松散的组合方式,几个持教练执照的人凑在一起组成驾校,教学用车属于教练个人,油费、维修费也由教练自己掏钱解决,学员承包给教练,每个学员收取一定的费用来维持驾校日常的开支。这种运作方式下教练惜车、惜油,尽量减少学员练车的时间,往往学到半桶水就参加考试,通过率比较低。侥幸考过了能为教练节省不少开支,考不过由教练或学员支付补考费对驾校也没有损失。多次的重考给学员增加不少心理负担,也是老龄学员半途而废的重要原因。

    比较正规的驾校管理较严格,一般有向社会公开的管理条例,教练车属于学校所有,学校支付油费和正常的维修费。年轻学员和年长学员、男学员和女学员互相搭配分配给每个教练。教练有基本工资,学员毕业时又可以按照一定的比例提成奖金。在这种运作方式下,教练只有努力教会学员才能提高收入。从自己的声誉出发考虑问题,他们不急于安排学员参加考试,而是比较注重一次通过率。

    第三种方式是前面两种的组合,也是当前比较流行的方式。一间驾校同时具有两种教练,一种是正式员工,接受正规管理。另一种是“挂靠”员工,自带教学用车、自找学员、自负盈亏。他们向驾校交纳管理费,通过驾校与车辆管理部门打交道,办理相关的手续。

    报名学车前了解一下驾校的情况,选择适合自己情况的地方,付出银子不会后悔。这一点,一个要看驾校的规模和资质。一般有规模的驾校,都应当有较大规模的办公场所和训练场地,尤其是具备自己的训练场地。如果连自己的训练场地也没有,只是租用他人的停车场或废弃空地,收费又比其它驾校低,这就要当心它的可诚信程度。

    选择教练是重要的一个环节。开车不比其他行当,千钧一发之际就要当机立断,因此养成的脾气一般比较急。驾校教练技术好,看到学员做得不好,情不自禁就要呵斥。部分学员在工作单位是上帝,习惯了呵斥下级,从来不受别人呵斥。学车之前最好先问一下自己能不能承受,决定是否要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教练。时下有的教练要自己找学员,脾气也练得很好了。但是一般正规驾校的骨干教练,学员通过率高的,不愁学员来源的,急性子的很多。

    在这里提醒的是,不少驾校教练只是熟悉开汽车,但对于怎样传授,怎样将自己的驾驶技术和经验传授给他人的技巧是比较差的,这些教练在教导驾驶要领、纠正学员动作的方式往往简单、缺乏章法。这与教练的文化程度有很大关系,有些教练的文化程度比较低,只会凭直觉传授,他会迅速指出要这样操纵才对,但为什么要这样操纵,有什么道理,往往会含糊其词或根本不说,让学员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当学员领悟不到又犯相同错误,教练往往会变得脾气暴燥,呵斥几声。由于目前学员的文化程度普遍比较高,许多人本身职业是公务员、教师、企业高管等,他们有的人往往会一下子不适应这些教练的教授水平,陷入一个“贴钱买难受”的处境。所以,选择一位脾气比较好,教导有章法的教练,往往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

    一般驾校可以选择教练,这时最好请教老学员或通过朋友介绍某位教练。自己经过几天训练时间,如果发现教练不适合自己,最好在考桩之前就要果敢向驾校提出更换教练的请求。这里要指出的是,学员与教练的关系,主要还是学员一方,教练总是希望学员快点掌握驾驶技术,顺利通过考试,学员要对教练尊敬、谦逊,对一些小事言辞不要斤斤计较,这一点十分重要。

    陈老师当了二十多年小学教师,教训学生多了,平时与朋友和家人相处就有抹不掉的家长意识。年纪大学车难免手脚笨,与教练发生摩擦就不好了。经过多方打听,她选了一位脾气特别好的教练,虽然蝴蝶桩考了两次才过,但学车过程心情愉快,进展顺利。

    老周明年就退休,家里有车。平时出门要儿子送,很不方便。对于自己能否学车一直没有信心,去年结识了一位教练街坊,在他的驾校报名学车,现在已经通过了所有的考试。

    林教授时间有限希望速战速决,对于选择教练的看法有不同。她说:“平时工作就经常与手下年轻人争论问题,最后大家服从真理,没有年长年幼的分别。我就是不会开车才来学的,当然是教练的话对。至于说话的口气是不是急,那是可以忽略的问题。”有了这样的心态,报名学车没有选择教练,认真跟着分配给她的教练(脾气也很急)学习,文科、蝴蝶桩、山路、长途考试次次顺利过关,从未补考,学习进度与年轻小伙子一样。令教练从一开始认为她将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愁眉苦脸相迎,到结束是认为她是“巾帼英豪,比男仔还好!”,笑逐颜开相送,态度180度大转变。

青春
2005年6月1日

关于版权的说明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