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将军的一生与法国的国车雪铁龙轿车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家订有两份报纸《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有一天,报纸在头版登出很大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与毛泽东同志的合影照片,尽管那时我只是个孩子,却经常听父母对话,他们说:“困难时期”这位戴高乐将军到访中国,并率先在1964年与中国建交,的确需要叱咤风云的勇气!手端报纸的我,看着合影,心里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随着岁令的增长,了解戴高乐将军的事情就越多。在今年的中法文化年活动中,“戴高乐将军生平展”又为更多的人提供了了解他的平台。

    戴高乐将军对法国国车之一——雪铁龙情有独钟,他一生拥有四辆雪铁龙乘驾:两辆15SiXH 11型,两辆15型。雪铁龙既是戴高乐将军战场上的“坐骑”,又是他任总统期间处理国政事务的官方指定用车。

    二战胜利后,法国经济正在恢复中,日理万机的戴高乐将军穿梭于各个城市,他高大的身材从雪铁龙车中跳出,跑到另一辆敞篷车上,在市民的狂欢中进入城中,他知道,他的到来,不仅是问候,而且给当地人民带来战胜困难的信心。在法国,戴高乐将军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1954年,15型15马力6缸的雪铁龙轿车是陪伴他每天早晚往来于巴黎和他在科龙贝双教堂的拉布瓦瑟里寓所。

    1955年,他购买了第四辆Traction,也就是这款雪铁龙轿车,在1958年5月29日陪伴他进入爱丽舍宫,出席当时的法国总统勒内·科蒂组建新政府的仪式。法国人民又看见这位高大的将军了。坐在车后排一侧的他,救国安危,深化政治、经济的系列改革。此时,曾经冲破战火硝烟的战马——雪铁龙轿车,此时又成为经济场上的战马,它拉动法国汽车产业链的进程,至今还称雄整个欧洲的汽车市场,成为先锋的代表。

    在戴高乐将军的执政期间,雪铁龙轿车在他多次遇险中,承担了非凡的职责,据回忆录记述到:

    1962年 8月22日,在富丽堂皇的爱丽舍宫里,总统戴高乐身着深灰色的双排扣西服,系着黑领带,主持内阁会议。会开得太长了,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

    爱丽舍宫的停车场上,停放着16辆黑色的雪铁龙牌DS型高级豪华轿车,部长们的司机聚集在背阳通风的墙边。只有插着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小三角旗的DS19型雪铁龙牌轿车司机弗朗苏瓦·马鲁在认真擦拭戴高乐的座车。马鲁生性沉默寡言,但车技高超,头脑冷静,遇事果断。自塞纳河桥谋杀事件发生后,戴高乐更信任马鲁了。

    晚霞绚丽多彩,时钟正指着 7时40分戴高乐总统出现在玻璃门前,挽着夫人的胳膊走下了台阶。侍从武官打开车门,戴高乐夫人坐在第一辆车左边的后座上,总统本人则从右边上了车。他们的女婿阿兰·德·布瓦西厄上校检查了后座两侧的车门之后,打开前门,在司机马鲁身边坐下。第二辆车上是总统的保镖昂里·德儒戴另一辆车上是总统的卫队长杜克雷。

    头戴白色头盔的摩托车手发动引擎,驾着开道车驶向大铁门,总统座车紧随其后,另一辆DS19型雪铁龙也跟了上来。当车队驶出大门,沿树荫浓密的大街向克雷蒙梭广场疾驶而去时,栗子树下,一个戴头盔的青年人猛踩油门,座下的小摩托车发出“突突”的声响,猛然向前一窜,尾随总统车队而去。

    沿途的警亭听到刺耳的警报声,知道总统车队即将通过,立即打开绿灯,并拼命阻止其他方向的车辆通行,忙得不亦乐乎。车队进入广场,又奔向亚历山大三世桥,向加兰尼将军大街驶去,再往前必定是荣军大街了。小摩托车猛然在路边的一家咖啡店门前停下,车手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硬币,拨通了一个神秘的号码。那一边,是焦急等待着的杀手热尔曼。

    “喂,货已发出,共三箱。”

    “很好,谢谢你!”热尔曼将手中的酒瓶往下一掷,其余11个人纷纷抄起冲锋枪下了楼,分别上了停放在后院的六辆车。热尔曼抬起左手腕:时针正指向7时55分。“行动!”热尔曼一声令下,六辆车风驰电掣般离去,10分钟后,各组进入伏击地点。热尔曼拿着报纸,装作等车,来到公共汽车站旁。对面的面包车前,斜倚着第一行动组组长塞热·贝尼埃,只要热尔曼挥动报纸,他就立即命令隐蔽在路边草丛中和汽车中的射击手开火;托内中尉和“瘸子”瓦坦随即迅速冲出,拦截警车。此时,杀手们都已打开枪上的保险,眯起左眼向公路瞄准。暮霭沉沉,四野开始暗淡下来。戴高乐车队已驶上郊区大道。车辆稀少,马鲁开始加速,每小时近60公里,两辆开道的摩托车被甩到了后面,车队驶进小克拉玛的勒克莱克大街时,他瞟了一眼手表: 时针指向8时17分。8 时18分,热尔曼望眼欲穿,终于看到车队正以每小时70公里的速度冲过来,他拼命地挥动手中的报纸。街对面 100米处的贝尼埃,眼前模模糊糊什么也看不清了。他扭转头问面包车里的人:“那家伙到底挥动报纸没有?” 话音刚落,总统座车的尖尖的车头已掠过车站到了他的面前,贝尼埃匆忙下令:“开火!”“哒哒哒……”暴风雨般的子弹射向车队,车速太快了,大多数子弹只是击中了车尾,座车的两个车胎被打中了,气压的消失使两个高速奔跑的前轮打滑,座车东倒西歪地向前冲去。几颗子弹打碎了后窗上的玻璃,当戴高乐恼火地回头时,一颗子弹从离他鼻子只有几英寸的地方擦过去,坐在司机马鲁身旁的布瓦西厄上校大叫着:“趴下去!趴下去!” 戴高乐夫人从不知所措中清醒过来,一头栽到丈夫的怀中。戴高乐直挺挺地坐着:“怎么?又对我开战了?”

    马鲁的方向盘震颤着,他竭力控制着,只觉得车子在飘,他踩着刹车让雪铁龙慢慢向前滑行,在车子失去动力的一刹那,重新踩动油门,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冲去。交叉路口的另一条横街上埋伏着托内中尉,两辆高速冲来的车子,使他一下子失去了拦截的勇气,他决定将车子开出横街,和戴高乐车队平行行驶,用冲锋枪横射总统。然而,他晚了半秒钟,戴高乐的车已冲在前面,他的车与第二辆警戒车并行。愤怒的瓦坦将半个身子探出右边车窗,把冲锋枪的全部子弹射向戴高乐专车的后部。从破碎的后窗中,他依然看得见戴高乐总统傲慢的、嘲弄式的身影。“混蛋!为什么不向这些白痴们回击?”戴高乐生气地咒骂着。 第二辆车子的值班保镖德儒戴正从腋下掏出他沉重的左轮手枪,但司机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气得大骂,勉强还击着。

    10分钟后,总统的车队抵达那里,直接将车开到停机坪上,此时一架直升飞机已发动了引擎。总统座车面目全非,等候在那里的军政官员将车包围住,左边车门被拉开,惊魂未定的总统夫人抖着裙子上的碎玻璃碴被扶下车,戴高乐从右边被打成蜂窝状的车门中潇洒地走了出来。他并不理睬周围人的关切问候,转到车的另一边搀扶他的妻子。“来吧,亲爱的,我们回家去!”他们向直升飞机走去,戴高乐回过头对人们说:“他们射不准。”

    在北京世纪坛“叱咤风云戴高乐生平展”上,我见到了打着14个枪眼补丁的雪铁龙坐驾,此车后来卖给爱丽舍的罗伯特·波勒·杜布伊将军,他又捐给了戴高乐研究所,后此车被送到雪铁龙公司进行维修后,珍藏至今。在仿制的总统办公室里,破旧的沙发、办公桌和红白蓝相间的法国国旗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微弱的灯光下,戴高乐将军的头像更显得神情严峻、高傲。但他又是一个特别省吃简用、慈祥又平易的老人。每天离开爱丽舍宫时,他都会亲自关闭办公室里吊灯的电源。

    1970年11月,我当时在东北插队。当从广播中听到戴高乐将军去逝,毛泽东向法国驻华使馆送去花圈的消息时,一个普通中国青年的心中,也默默为这位不同寻常的老人祈祷……

    现在,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雪铁龙轿车来到中国,与东风汽车深度合作。最初,神龙公司提出“打造中国家轿第一品牌”的富康,就是雪铁龙在中国投放的第一款轿车产品。而如今,神龙实施双品牌战略: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在国内汽车市场上,它们既是合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把不同侧面的欧洲时尚设计理念和消费观念带进中国。博格莱、窦赛尔、还有PSA的管理高层们,他们延续了戴高乐将军对雪铁龙轿车情有独钟的情结,此时,戴高乐将军地下有知,可含笑九泉了。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祝虹)

本文由北京星原提供
2005年3月22日

戴高乐简介

法国军人、作家、政治家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

1890年11月22日生于法国里尔的一个天主教爱国主义家庭。

1909—1912年在圣西尔军校学习。

一战期间,戴高乐曾三次受伤。

二战期间,戴高乐离开法国前往英国。

1940年6月18日在伦敦发出著名的坚持抗战号召。他作为自由法兰西武装力量的领袖。

1958年12月,戴高乐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

1964年1月27日与中国建交。

1965年他成为首任通过全民普选当选的总统。

1970年11月9日去世,毛泽东同志向法国驻华使馆送了花圈。

返回


戴高乐生前座驾亮相武汉

“叱咤风云的伟人――戴高乐生平展”在武汉博物馆开幕

    3月18日,作为中法文化年的重要活动之一,“叱咤风云的伟人——戴高乐生平展”在武汉博物馆正式开幕。在展品中,有两台雪铁龙汽车最为引人注目:这是两辆他生前乘过的雪铁龙汽车:一辆是1955年他往返爱丽舍宫的雪铁龙前轮驱动汽车,另一辆是1962年他遭暗杀时乘坐并受损的雪铁龙DS。很多参观者都长久地驻足在这辆充满传奇色彩的黑色雪铁龙DS旁边。这辆看似普通的座骑曾经帮助戴高乐将军逃过1962年的暗杀。旁边的指示牌说,在阿尔及利亚战争时期,戴高乐将军曾经遭到5次暗杀,在这辆车上曾找到14个弹坑。看着静静停放的雪铁龙DS轿车,参观者更加真切地感受到历史沧桑变迁和时光流转。

    本次展览的正式展出时间为3月18日-4月15日,观众可以免费参观。在此之前,“戴高乐生平展”已经在去年年底先后在北京和上海进行了展出,其中法国总统希拉克夫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夫人专门出席了在北京展览的开幕式,这一展览的影响力和重要性可见一斑。

    武汉是“戴高乐生平展”在国内展览的第三站。在中法两国40余年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交流历史中,武汉发挥着重要而积极的作用。中国和法国最大的合资企业神龙汽车有限公司就落户武汉,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东风雪铁龙富康轿车也是从武汉开往神州大地的。历经十余年的发展,现在的神龙公司生产的东风雪铁龙也从原来的富康,拓展到包括爱丽舍、赛纳和毕加索在内共四大系列车型,成为国内汽车市场上一支重要的力量。04年正式上市的东风标致307不但使神龙公司的产品线更加丰富,更是中法经济文化交流的又一重要成果。

    据主办方介绍,先前有关戴高乐将军的展览从未有过这么丰富的展品。本次展览中,包括了大量珍贵的实物、图片和历史资料,其中极大地增添展览的感染力,其中包括他的洗礼袍、他在圣-西尔军校用过的军刀,1940年担任炮兵指挥官时穿过的外套,1940年和1969年穿用过的两套军服等珍贵的实物。

    戴高乐将军不仅是法兰西的民族英雄、高瞻远瞩的政治家、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也是中法关系的奠基人。1964年1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法兰西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就是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两位世纪伟人做出的历史性决策。戴高乐将军逝世后,在科隆贝双教堂镇举行的葬礼上,曾醒目地摆放了毛泽东与周恩来送的两个花圈。毛泽东在给戴高乐将军的夫人的唁电中说,“戴高乐将军是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与反对法西斯侵略的不屈的战士。”

戴高乐将军简介

法国军人、作家、政治家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缔造者。

    1890年11月22日生于法国里尔的一个天主教爱国主义家庭。1909—1912年在圣西尔军校学习,成绩优异,被誉为“未来优秀军官”。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戴高乐英勇作战,曾三次受伤,在凡尔登战役中一度被误认为已阵亡。二战期间,当法国政府准备同德国谈判停战时,戴高乐离开法国前往英国,并于1940年6月18日在伦敦发出著名的坚持抗战号召。此后,他作为自由法兰西武装力量的领袖,带领人民积极反抗纳粹德国。1958年12月,戴高乐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1965年他成为首任通过全民普选当选的总统。1968年5月由学生和工人发动的叛乱,动摇了戴高乐的领导地位。1969年4月,戴高乐在公民投票失败后辞职。之后他隐居在科龙贝双教堂村,直至1970年11月9日去世。

DS 家族大事记

1955年10月 DS 19 在巴黎国际车展亮相
1956年10月 ID 19 亮相
1958年10月 ID 19 旅行车和家用车亮相

DS 19 魔幻 亮相
1960年10月 敞蓬车亮相
1961年10月 DS 19采用新的仪表盘设计
1962年10月 新款流线型前脸设计和改型前保险杠
1964年9月 “帕拉斯”轿车亮相
1965年10月 2.2L ID&DS 21投产
1967年10月 配有流线型可变向前照灯的新款前脸
1968年10月 新款仪表盘

ID&DS20亮相
1969年10月 特殊批量D和超级D取代ID 19 & ID 20
DS 21适配喷射式发动机, 除了化油器发动机车型外
1971年11月 DS 21可选装自动档
1972年10月 DS 23 投产, 取代DS 21(2.4L),取代化油器或喷油式发动机
1975年4月 DS 产品停产, 在法国国内外共生产1 455 746台

以上全部内容由北京星原提供
2005年3月22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