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聚会随想记

元旦聚会.bmp (202556 bytes)

    2007年元旦上午,阳光明媚。在广州海珠广场“幸运楼”酒店的一个包厢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约80余名原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的车间员工在这里饮茶团聚,大都是头发开始发白的中老年人,也有白发苍苍的老翁,他们中间有退休的,有在职的,有自谋职业的,虽然经历不同,年龄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经历,都是原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的工人和干部。

    在热心人的组织和赞助下,大家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参加不寻常的新年团聚会。有的人已经五、六年甚至十几年未曾见过面,大家一见如故,毕竟曾共事多年。团聚会上,大家一边吃着点心,一面热情畅谈,互相了解近况,回忆过去工作过的往事。

    谈起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老一辈汽车界人士无人不晓,因为它不但修汽车还造汽车,在当时颇有知名度。

    在上世纪80年代中以前,小汽车属于“生产资料”,凡拥有小汽车都是县局级以上机关、大型国企和涉外机构、大宾馆、出租车队等,社会上没有私人小汽车。当时小汽车数量很少,当然也没有私人开设的汽车修理厂,广州只有一间面向社会接揽业务的小汽车修理厂,直属广州交通运输局管辖,这就是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那时社会上的小汽车五花八门,比较多的有当时苏联和东欧生产的伏尔加、华沙,日本丰田皇冠、日产轿车,40年代遗留下来的美英产的轿车,例如雪佛兰、杜奇等,还有国产轿车,比较多的是“上海”牌轿车。那时候汽车行驶几十年仍然上路并不罕见,全靠平时的维护和修理,因此当时修理厂与今天的4S店修理车间有很大的不同。

    当时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有修理、钣金、机加工、喷漆等四大车间,各车间又按加工类别分成若干个班组。待修车进厂后,首先进入修理车间分解,发动机、变速器、底盘从车上拆卸分解,有的零部件还需要热蒸气去除清油垢。然后检验工对零部件一一进行检查,分门别类,编上号码,可用部件都拿到各个班组进行维护修理。例如车上的线束、灯具、仪表板、起动机、发电机、电池就集中一起运到修理车间电工班,电工班又分成线束组、电机组、电池组、小修组等,对运来的零部件进行检查修理。起动机和发电机全部都拆开,如是碳刷或轴承磨损大,全部都要更换,电机整流子失圆还要拿到车工那里用机床车一遍。在钣金车间,任何一辆碰撞得严重变形的汽车外壳,经过钣金工人的一把铁锤和垫子,铁剪和焊枪,就可以恢复原状。再经过清洗,抹灰及喷漆,一辆面目全非的车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可以说,只要零部件的材料不老化,不崩缺,不论磨损或破损,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的修车手段完全可以将一辆视为报废的汽车恢复到良好的状态,不管是从行驶性能还是外观面貌。因此,那时候的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在整个中南地区都有名气,许多外省份的汽车都开来要求修理,驻广州的国外机构车辆更是该厂的常客。

    不论钣金、喷涂、机加工和机械修理方面,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的技术力量都很雄厚。在70年代中期,企业还从北京汽车制造厂引入BJ210图纸,按照BJ210的造型和构造生产出广州的越野车,取名广吉,批量生产了广州人自己的乘用车。当时一些车壳部件使用了冲压件,自己生产了手动变速器。随后在1975年-1976年期间,还利用BJ210底盘,学习当时皇冠的模样,造出了两辆“广州”牌轿车,这两辆车全部是用锤子敲打出来的。不管怎样,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工人和干部克服了种种困难,研制出广州市第一辆越野车和第一辆轿车,批量生产了越野车。所以,广州第一辆乘用车的诞生,既不是出自于法国人的手,更不是出自于日本人的手,而是出自于中国人自己的手!现在有的人谱写广州汽车发展史,说广州乘用车制造是以广标开始,显然是不符合历史的。

广州牌轿车

    在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浪潮的冲击下,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和其它许多国有企业一样,经过了漫长的曲折道路最后消失了∶80年代中改名南华客车厂,生产中型客车,90年代中又并入广州客车厂,随着广州客车厂的关闭,小汽车修理厂最终走完了它的历史行程。

广州牌轿车

    忆往事,看今潮。今天,广州的汽车工业发展迅速,从产值和规模上看,已经跻身于长春、上海之后,形成以轿车制造为中心的支柱产业。在繁荣面前,我们不应当忘记曾经企图为广州汽车业献上一份光彩的人们。今天,他们老了,我们更应当关怀他们,尊敬他们。在团聚会上,组织者赠送礼品给70岁的退休老员工,祝愿他们健康长寿,体现了原广州市小汽车修理厂职工之间浓郁的人情味。

老曾
2007年1月10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