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上旬的广州汽车市场

市场巡礼

    这一周来广州和珠江三角洲的最高气温达到30多摄氏度,马路行人普遍穿着短袖衣或者T恤,这里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夏天了。

广州欢迎场面

圣火传递过后的人群

    气温高了,但人们的情绪更高。周三(5月7日),奥运圣火来到了广州,成千上万的广州市民汇集在火炬手经过的街道两旁,挥舞着国旗和北京奥运会旗帜,尽情欢呼∶“中国加油!”从中山纪念堂到北京路,从广州大道到天河体育中心,到处是为奥运圣火而来的人们,到处是挥舞的红旗,整个广州处在一个红色海洋之中。这种场面,几十年未见过。在这成千上万的人群中,绝大部分是青年人,有许多人完全是自发地走上街道欢迎圣火传递,完全是自发地呼喊“中国加油!”只要有一个人领喊“中国”,周围许多互不相识的人都会跟着呼喊同一个声音∶“加油!”口号声彼起彼落,震撼人心。毫无疑问,这些介乎于十几到三十来岁的年青人,正是我国汽车消费市场的现实消费者或是潜在消费者。当汽车企业推出一款又一款新车,当汽车企业声称这些新车是面向年青一代的时候,笔者想,如果这些汽车企业的领导们能在现场上感受一下当代青年人的爱国热忱,就会感觉到担负自主品牌汽车研发的不凡份量。当然,爱国决不是排外,近年中国的建设成就完全是在改革开放的基础上迅速发展起来的,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的昌盛,更不会有今天的汽车工业和大市场。

    在本周,广州的上海通用销售店增添了一款新车,这就是新凯越。本栏目4月5日的「四月初车市静悄悄」一文写道,“据称新一代凯越的前脸和尾部有较大的变化,车身尺寸、轴距和动力系统与现在的凯越一样。”在现场上看到,新凯越与旧凯越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脸的格栅部分。新凯越的直瀑式格栅显然比旧凯越的横式格栅更大气,加上两边三角形前大灯的配合,显得颇有动感和时尚。后尾灯的形状有所改变,但变化没有前面那么显眼。新凯越标配自动空调和6CD,配置有所增加。但由于整车尺寸没有变动,显然只是一种小改动而已。

新款凯越

    新凯越的价格还未公布。据销售员称,价格可能月底公布,现在只接受预订,六月中旬有车。估计上海通用迟迟不公布新凯越价格的原因,是给出时间让销售商尽快将旧凯越推销完毕。实际上销售员在推销过程中,往往建议购车者选择旧凯越,认为其价格“合算”。

    在广州的东风日产销售店,看车买车的人陆续不断。这里一些车型价格优惠幅度相当大,例如天籁.御系列“至少”可以优惠3万元,轩逸和颐达都有1万元左右优惠,不过逍客没有任何优惠,还要预订。据黄石路的4S店销售员说,目前该店天籁2.0都卖完了,只剩下2.3升系列的无天窗版23.38力元、天窗版23.98万元和导航版24.78万元,这些车都可以优惠3万元以上,另外还赠送6千元礼包。至于上月底在北京车展亮相的新天籁,6月份店里才有样车,第一批车主9月份才能提到车。

天籁、雅阁、凯美瑞对比表

    目前在广州的汽车市场上,中高级轿车最畅销的前三位分别是凯美瑞、第八代雅阁和帕萨特领驭,相比这些车辆,天籁的销售量是比较低的。在今年3月份统计数据中,天籁销售了4261辆,只相当于第八代雅阁的5分之1、凯美瑞的4分之1,同作为日系汽车,东风日产对此肯定是不满意的。因此进入5月份,天籁的优惠幅度也就比较大,而且在销售店内还作了三车的对比宣传。在东风日产4S店,一幅墙报引人注目,上书“天籁VS凯美瑞VS新雅阁”字样,以同级别车型作比较,一一列出价格、发动机、底盘、舒适性配置、外观内饰、安全配置等内容,当然项目也是有选择性,无非是突出天籁对其它两车的优势而已。

    客观地说,天籁是有它的优势,其中最明显是发动机,例如它的2.3升发动机是V型6缸,销售商称是“进口原装”,而凯美瑞和雅阁都是直列4缸发动机,本地装配。V型6缸比直列4缸的优势在于平稳,抖动性要小。据销售员介绍,将要上市的新天籁将装配2.5升级的发动机,动力将比旧天籁显著提高。这样,新天籁在动力性方面要盖过竞争对手。

    受到原材料上升、零部件价格上升和人工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有媒体报道部分汽车厂商酝酿提价,例如奇瑞QQ、瑞虎、东方之子从4月1日开始上升1000元至3000元不等,江淮宾悦从5月1日开始上升5000元,等等。但这只是小部分汽车生产企业而已,销量排在最前列的大型汽车生产企业并没有什么动静。笔者在市场上看到优惠仍是主流,价格一直坚挺的一汽丰田的卡罗拉,最大优惠已有1万元,上市仅一个月的新威驰已经有3000元优惠,广州丰田的凯美瑞也有3000元-5000元的优惠,一汽大众的速腾优惠达到5000元,宝来优惠更是高达1.2万元。据南方都市报5月8日报道,去年中国汽车企业利润同比增长了65%,利润总额创下了5年来的新高,成为国内39个工业行业的第一名。不可置疑的是,乘用车企业赚钱最多的是丰田、本田、大众等品牌,如果它们不动,象奇瑞等厂商动作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在供过于求的买方市场中,涨价对企业效益而言可能是车水杯薪,起不到什么作用。涨或者不涨,优惠或者不优惠,已经成为汽车企业之间的实力角逐。

    其实在汽车行业中,涨价呼声最高最迫切的不是整车厂,更不是原材料供应商,而是众多的零部件供应商,尤其是知名度小的中小型零部件供应商。这一类企业很多已变成夹心饼,一头受到原材料提价的煎熬,另一头受到整车厂的压抑。笔者参观车展时曾与零部件厂的人员交谈过,他们说零部件厂的生存之路必须要与大型整车厂挂勾,成为它们的供应商,这样就高枕无忧,旱涝保收,否则日子将非常难过。因此,看整车厂的脸色是零部件厂的生存之道,许多零部件厂并没有定价主动权,其零部件价格要与整车厂协商,整车厂往往会将压缩成本转嫁到零部件上,所以零部件厂的利润十分微薄。其实,零部件厂只有内部挖掘潜力,改进工艺等措施来降低成本,抵消原材料上升的影响。但是这样做,谁又能保证零部件质量水平没有变化呢?

车汇通
2008年5月10日

去年今周∶进入五月市场的新车(2007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