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降价

    今年车市的“有降无市”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汽车降价成为最热门的话题。其实,汽车降价是八年前就开始酝酿的话题,汽车降价伴随着汽车市场的发育成长。今年出现的情况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发生的,它是对过去中国汽车业过分追逐利润的一种反应。

    本网主持人1996年6月在北京车展期间曾参加一个由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举办的研讨会,当时国家计委机电司原司长张仁琪发言中就指出,经济型车主车型指适于家用的面向广大家庭的车型。它的排量应在1.0-1.3升,销售价格在6万元内。1994年颁布的中国《汽车工业产业政策》,巳经指出汽车消费市场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汽车市场正由公款购买为主逐步转向多元化购买,其中个人购买巳呈明显上升趋势。国家鼓励私人购车,为轿车工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市场。

    作为一项基本的国策,它拉开了汽车平民化进程的序幕。此后发生的事情印证了这个进程的轨迹。搜索本网《市场栏目》数据库,“降价”这个词的使用频率2001年是55次,2002年是148次,2003年是210次,2004年至11月底是325次。

    在广州,具有较大影响的关于价格的事件首先是赛欧上市,虽然与6万元相差甚远,但与同类车比较已经具有震撼作用,一下子把一些人的购车欲望勾引出来,当时本网《六月车市的新款车》做了报道,6月登记排队次年才能提车。之后较大的事件是2002年1月的夏利2000降价,有广州市民一大早带着钱排队买车(参阅《夏利降价与广州车市》)。后来的市场虽然降声不断,但是对人们的心理和行动的直接影响效果却比不上前期的这两个事件。当时本网《汽车消费咨询》栏目不断收到网友关于汽车降价的提问,我们的回应是明确的:降价是主旋律,但不会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将呈现价格体系在平衡位置附近的反复震荡(参阅《从夏利“降价”谈起》、《从赛欧看今后轿车市场价位》、《近期车价波动之己见》)这些预测被当时及稍后的市场发展轨迹证实。 当时和之后广州汽车市场有代表性的事件,如2003年上半年新雅阁的推出和2003年下半年飞度的推出时(参阅《九月飞度掀波澜》)的定价也是非常理智的。本网在《平静的广州汽车市场》中分析道:“汽车市场始终是有序地运行着,并没有发生在其它市场所看到的恶战,这就是主流车厂起中流砥柱的作用所致。”市场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性,不是什么人的愿望所能左右的,这一点在《从飞度价格的猜测看误导的后果》中进行了分析。

    到了今年六月初,一向要等候提车的广本汽车全线现货供应,标志着汽车市场达到了历史性的转变时期,相当于发展轨迹曲线上的“拐点”,标志着“汽车市场已经完全从卖方市场转化为买方市场”本网指出,“近期汽车市场的表现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许多人认为这与近来新车不断上市,价格频频下降,汽车贷款收紧,汽车产量大幅增加有关。当然,这些是造成整个汽车销售下降的重要原因,但笔者认为,还有一个主要的因素是经过连续前两年的火爆,巳经将汽车消费的能量消化得差不多了,一个新的消费能量还需时日积聚,而现在就处在这一种积聚的过程之中。任何商品的消费能力都有一个上升与下降的交替循环过程,上升的过程酝酿着下降的因素,下降的过程又酝酿着上升的因素,是一个辩证的观点。下降与上升的演化过程可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它有自己的变化规律,不可能因一个北京车展扭转。当然,这个时期也是一个洗盘的过程,强者越强形成支柱力量,弱者越弱可能熬不住被淘汰出局,这是一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市场规律。”(参阅《6月市场的新拐点》)。两周后传来南、北大众汽车全线降价的消息,汽车市场完成了第一个伴随降价而发展的历程。

    降价不是万能的。到了一定的阶段,市场的发展就要依靠注入新的活力。中国的汽车市场不应该与彩电等家用电器比较,因为它远未达到饱和。中国的汽车市场也应该与彩电等家用电器比较,因为任何一个市场的发展都依靠民众的参与。四年前《轿车进入家庭的根本推动力》虽然写的是当时的情况,但是道出了很重要的一点:提升工薪人士的购车欲,才是轿车进入家庭的根本推动力。

    现在的汽车市场的供求与过去有明显的不同。2002年-2003年井喷式的汽车产销增长使得今年汽车厂家纷纷增加产量,但在汽车需求方面,原有的高消费群体并没有随汽车产量的增长而同步增长,而是从企业主、生意人、包工头、经理人为消费主体转移到一般公务员、教师、白领职员等供职人士为消费主体,打工族巳成为购车的主力军,车价、用车费用巳成为现时大多数购车者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只有汽车价格下降到现时大多数消费者愿意接受的程度,提升工薪人士的购车欲,才能促进市场的消费动力,消化增长的汽车产量。

车汇通
2004年12月6日

返回